网站地图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库 - 常见问答

没有边界的字节跳动,做起了政府的生意,但这是块好啃的骨头吗?

文章出处:伏虎园发布作者:浏览次数:3637发表时间: 2021-02-23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巴里

根据最新调研报告显示,字节跳动2020整年营收或将达到2390亿元,接近2400亿元。

互联网广告、电商、秀场直播是字节跳动伏虎园的三大“印钞机”。在今日头条、抖音之后,谁将成为字节跳动的下一个爆点?

字节跳动给出的答案似乎是:“大力出奇迹”,投资不设边界。

据睿兽分析显示,字节跳动的投资布局共涉及了18个细分领域,96个投资事件,除了其媒体、社区主营业务之外,在企业服务、教育培训、消费、金融、医疗、交通、环保、体育等均有布局。

在互联网C端流量增长停滞的背景下,BAT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转向了B端,这块待挖掘的金山。

字节跳动也自然不会错过,在企服赛道的布局已占到总投资数量的20%左右。

这一次,创始人张一鸣也跟政府做上了生意。

字节跳动瞄上这块万亿市场

近日,南京市大数据管理局公布了《基于政务云的微服务监控和运营数据分析管理平台》项目的中标公告,北京火山引擎科技有限公司以836.8万元中标。

据创业邦了解,这个项目目的是打造统一规范、互联互通的数据采集、监控分析和运营管理的系统,为市大数据管理部门提供数据监控和分析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火山引擎是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这个项目也是火山引擎首个中标的政务云项目。虽然在动辄上亿的政府项目中,金额并不算大,但依旧可以看作是字节跳动做起政府生意的一次小试牛刀。

创业邦就此事联系到字节跳动火山引擎,对方表示对此暂无回应。

实际上,字节跳动近两年一直在围绕云计算进行布局。火山引擎就是原来的“字节云”,字节云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内测,今年2月开启小规模公测,并正式更名为“火山引擎”。

火山引擎官网截图

从官网中可以看到,火山引擎为客户提供智能应用、视觉智能、数据智能、多媒体技术、语音智能和云原生六类产品。合作客户中,不乏有中国移动、三星、海信等大型企业。

其中在数据智能方面,火山引擎提供数据发现者、数据优化师、DataWind等一系列工具,能够帮助客户完成从数据的发现、整合、分析、优化到落地验证等一系列工作。这也是和此次中标的政府项目最为契合的产品。

那么,字节跳动为何看中了政务云这样一门生意呢?作为一家C端互联网企业,是否又有能力接下来呢?

首先,“万亿”政务云市场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

根据信通院数据,2017年我国政务云用云量已经超过工业、金融、互联网等其他行业。2019年中国政务云市场规模为527.7亿元,相比2016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8.5%,预计2020年政务云市场将达到617.9亿元,2023 年整体市场规模可达1114.4亿元,未来四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0.6%。

而政务云往往又被视为智慧城市的“核心大脑”。据国盛证券统计,过去五年间,政府累计在全国投资了9497个智慧城市项目,累计投资额超过万亿元,可见其市场规模之大。

赛迪顾问大数据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张凡对创业邦说,一是政务云本身市场需求较大,受国家政策驱动,云化进程较快;二是厂商可以通过切入政务云市场,有利于切入本地其它行业,提升自身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三是受数字政府、智慧城市建设的推动,政务云建设未来将提速。

其次,C端人口红利的衰减也迫使互联网巨头寻找新的增长点。

过去20年,随着消费互联网的不断渗透,用户增速减缓,红利逐渐消退。BAT迈不过去的这座大山,张一鸣未必能跳过去,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图源:创业邦

BAT等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企业服务赛道,布局云计算、大数据、AI等领域,寻求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优势。

目前,中国C端互联网企业的市值与美国对应企业的体量已经非常接近。但在企业服务领域,中国企业还没有跑出一家巨头。

中美企业服务就存在"10倍论"之说。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在2020创业邦秋季峰会上就说到,中美中国企业的年度平均采购金额和美国有近10倍差距,这个10倍差距就是To B创业者的机会。此外,国产替代也带来了重大商机。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发力政务云也有其自身优势。张凡认为,目前,火山引擎主要的产品和技术优势是在数据和视觉智能方面,在政务云领域中的上层数据分析、数据可视化及相关的应用领域中具有优势。

字节跳动企服的投资逻辑

在企服赛道初出茅庐的字节跳动,与阿里腾讯相比走了一条更加务实的道路。

阿里、腾讯在企服领域的投资相对强势,除了会投资有价值的创业公司,甚至会重金入股上市公司。

例如,阿里2019年36亿入股智慧交通头部公司千方科技,持有其15%股份。同年,蚂蚁金服斥资3亿元入股数字政务公司南威软件。腾讯方面,腾讯7.7亿战略入股OA公司泛微网络,此外还入股了电子票据公司博思软件、系统集成商东华软件等。

而财大气粗的字节跳动并不会出手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同时也不单是为了获取高收益率而投资。字节跳动的投资逻辑很简单,就是为了通过投资来迅速扩张业务,弥补其在新领域上技术和人才的短板。

从字节跳动在企业服务赛道的投资布局来看,2018年明显是一个分水岭。

字节跳动企服赛道投资布局/创业板制图
数据来源:睿兽分析(不完全统计)

2018年左右,先后投资或并购了石墨文档、坚果云、朝夕日历、幕布、蓝猫微会等,分别对应了企业服务领域中的文档协作、企业云盘、日程管理、笔记应用、视频会议等场景。

通过这一系列的投资,字节跳动在短时间就组建了一只企服团队。朝夕日历的创始人程昊、幕布CEO王旭在被收购后,都加入到了其协同办公软件飞书(Lark)旗下负责相关业务。

特别是今年7月,字节跳动收购容器云公司才云科技后,其创始人张鑫也成为了字节跳动火山引擎云原生业务负责人。火山引擎此后不久也上线了云原生产品线。

在这些被投公司中,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成长期创业公司,并不具备较高的市场认知,但是这些公司在产品、研发、技术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

例如,从谷歌回国创业的张鑫,成立了国内唯一一家原生谷歌云计算、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他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曾透露,在被收购前,才云就已经收获了银联、华为、招行等头部客户,并且2019年营收就已经实现了200%以上的高增长,达到数千万元。

简单来说,字节跳动更多的就是花钱“买人,买团队”,在收购之后,再将原有的团队打散,融入到自身的业务中去,从而构建一个更加完整的To B业务生态。

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陈鹏仁对创业邦说,字节跳动推出火山引擎的目的是为了完善其To B的生态,他们近几年陆续推出协同办公软件飞书、CRM软件飞鱼、零售科技平台鲁班、Martech营销工具橙子建站和青鸟线索,以及CDP(顾客信息平台)工具云图。这些软件一直是独立在运作,并不像阿里那样系统性的平台管理。

“火山引擎的目的就是补足这块短板。同时,改变以前各自为战的零散打发,体系化的给企业用户提供从智能化开发模块到应用软件整套的解决方案,这才是字节推出火山引擎的深层原因。”他补充道。

不止BAT,还有更难啃的骨头

在政务云市场,字节跳动面临的就不只是BAT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了,更有深耕多年的传统IT厂商,而他们已经牢牢占据了大多数份额,从他们手中抢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国内云计算市场中,目前存在公有云、私有云两大阵营,两者均处于快速增长中。在公有云市场中,已经形成以阿里一家独大的稳定格局,前五名市场份额超过75%以上,马太效应加剧。

而政务云、金融云等对安全要求极高的行业主要以私有云的形式存在。

2019年中国政务云运营商市场份额/图源:IDC

从IDC的报告可以看出,政务云厂商主要有四类:一是浪潮云、曙光云、华为云等传统 IT 厂商;二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基础电信企业;三是太极股份、神州数码等系统集成商;最后是以阿里云、腾讯云、京东云为代表的公有云IaaS互联网企业,归属在Others类别中,可以看出,互联网厂商在政务云市场中并不强势。

IDC政府行业与智慧城市研究部研究经理詹墨磊对创业邦表示,运营模式方面,政府会更加地倾向于采购一体化运营的服务,甚至需要24小时随叫随到的属地化运营,这对于电信运营商具有较大优势。传统IT厂商这边,也有一定的实施筑巢团队,逐步在往一体化运营方向转变。而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往往在地方上“铺人”的能力稍弱一些。

“但互联网厂商也有自身的优势,比如技术领先、资源整合能力强”,陈鹏仁说。

互联网巨头业务线完整、产品种类繁多,通过多年的发展已积累大量的合作伙伴,构筑起自己的商业生态,同时也掌握着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并能将新技术较好应用于政务云服务中,提升服务的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与多种类型合作伙伴一道打造更加贴合业务场景的解决方案。他说道。

在一些大型政务云项目中,甚至会出现传统IT厂商、互联网厂商同时中标的现象。

2019年9月,重庆市进行电子政务云平台招标,结果阿里、腾讯、华为、紫光四家云计算平台同时中标。

重庆市电子政务云平台中标结果

而如何分工,重庆市政府与阿里、腾讯的合作协议中也有明确划分,阿里负责“助力重庆实现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而腾讯则“打造城市文化标签、助力本地企业数字化升级、智慧城市建设、本地数字化人才培养”,显示出基建层与服务、应用层的区分。

“阿里相较于腾讯To B基因更强。”陈鹏仁指出,阿里作为公有云老大,在底层基础设施上更具优势,而腾讯的杀手锏则在于微信生态。腾讯从2018年提出进军产业互联网后,就开放了微信生态入口,让企业、政府等客户进驻小程序等生态。

政府的这种分工恰恰体现了阿里腾讯各自的优势。詹墨磊也认为,除了这方面的考虑,政府也不希望看到项目某一家提供商独吞,被绑定的情况出现。

这对于目前还处于起步期的字节跳动火山引擎而言,无论是在云计算的产品技术、服务经验还是政府资源上都处于劣势。张凡也认为,未来2-3年,火山引擎仍只能在上层数据应用方面有所发力,底层硬件和IaaS层技术壁垒较高,短期很难介入。

但实际上,相对于公有云来说,私有云市场格局更为分散。

图源:赛迪顾问

根据赛迪顾问《2020私有云系统平台市场研究》,以华为为首的18家企业均有上榜,阿里云、腾讯云等公有云巨头也并未在私有云市场中形成寡头格局。

这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显然也是一个好消息。

写在最后

2018年初,张一鸣曾对To B业务表达出更多的期待:过去我们做To C的业务,其实更有难度的是B端业务,To C产品用的数据库、云计算还是芯片、支付系统,其实是ICT产业的更底层,如果C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如果能做成,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

在互联网下半场,巨头间的比拼不只局限于C端。可以预见的是,没有边界的字节跳动,将会在多个领域与更多的对手展开激烈的较量。

热门新闻更多 >>

推荐文章